沙雕猫猫

潜水怪

重逢,Gr,2069 (四

这是一个连载的沙雕文集,每一章都会重逢一个队员,第七章可召唤葫芦小金刚(划掉)。


没看一至三章的,读这章会很累。为了阅读体验,请在我个人主页里头找一下一至三章~


第四章    《南水(划掉)人北调》


前情提要:相声大师克克退休,猫子来看克克。


   猫子退休了。他去公司领了“迪锐克斯按摩/电竞椅设计师 终生成就奖”。骑上最新的共享摩托车,他来到上饶市高铁站。猫子到了南京便换乘主干道。这个主干道有来自江西、安徽、湖南、浙江各地的列车。南京去北京的高铁很高档,不过价格不是一个按摩椅设计师需要操心的。他在列车上买了一桶泡面。


排队倒水的途中,他看到一位头发茂盛,好似瓜的人。他一手一个热水壶,帮自己和一位九旬、有关节炎的老人倒水。从外貌,到身材,到手指灵活度,再到委屈眼神,这个人似曾相识。猫子倒完热水便走到他跟前。谁知,他先开口了:“猫碧萝!你也来看克克啦!”


“wdm,抢克儿我可抢不过你皮皮啊!”


聊了不到3小时,他们就到达了一个蟑螂大小减半的地方。

京城的天很蓝。那种大西北的湛蓝。这蓝自从三十年前环境整治就一直停留在华夏各地。

猫子与皮皮用黑科技“指尖的高德地图”输入克克的地址。


多年过去,他俩的老家什么都变了,老北京的胡同仍然风韵犹存。灰色的石墙斑斑驳驳,黑色的瓦片高高低低,悠闲的旅人来来往往。二位旅人关掉导航,兜转了一会。再次打开导航时,已经离克克家很近了。


一位老汉眯着眼,或本来就眼睛小,向一棵郁郁葱葱的银杏树望去。盛夏时节,银杏没有变成金色;白发暮年,老汉也没有变得沧桑。今天,他没有穿相声袍,也没有穿北京比基尼。灰色的背心配着一条黑色的宽松裤,高高的发际线,与马冬梅楼下的大爷又几分相似之处。只是,所剩无几的头发被烫了个卷儿。他的目光固定在两位旅人身上,不由得笑了起来,眼睛都快没了。


“瓜皮!猫子!”克克向他俩招了招手。

“克克!” 

“二位,这是俺的陋室,请进。”


猫子摸了摸正门边的花雕。一片一片云,一片一片叶子,小巧而精细。他不禁想起多年前拜访克克时,他还是个德云社相声学徒,住在小破公寓里。


“自从我离开山东,到这里追相声梦时,就想买个四合院儿。二位请,这是你们的客房。”


猫子和皮皮将行李放下,就被克克邀请到庭院里嗑瓜子。


三人的手机都“叮”了一声。《第五人格》官方微博发消息了。


致各位《第五人格》玩家:

《第五人格》项目组由衷地想让诸位对版本满意。经过上条通知COA6的微博的几十万条评论,我们做出以下改动:


基础优化:

——优化了网络流畅度,采用最新的10G技术。

——去除部分“第五判定”。


红蝶:

——刀气判定增

——增强的二阶技能“离魂移魄”:坠地出刀前,红蝶可在空中移动三秒以下。


前锋:

——手机端可自定义灵敏度。

(后面我不知道怎么写了,评论区补充)



克克和猫子视线定格在“网络优化”上。此时此刻,全国上下有成千上万个老人对着这四个字笑。克克往后翻,感叹到:

“扑棱蛾子终于变回蝶后了,我们遭殃了。”


桌子另一头的皮皮激动地捂住嘴。他以非单身40多年的手速发微信给老伴。


“你在干吗?”

“我在给老伴解释。当初我们结婚时,我说的誓言是:我会一直牵着你的手走很远,直到路的尽头,那是红蝶刀气加强的日子。我得给她解释解释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克克和猫子魔性的笑声充满了院子。


“来,咱练练手。”

点击屏幕登陆—>阅读日记—>自定义—>选择地图红教堂。


克克掏出了他的初心:魔术师。一身暗红色的袍子,一顶硕大的帽子。“我年轻时的审美真清奇。”


猫子掏出了调香师。他记得关服的时候,国家队一姐依然是国家队一姐。上正式服就没改动过,陪了他十几个赛季。黑色的紧身裙,半透明的面纱,来自品如衣柜的诱惑。


皮皮掏出了红蝶,那个带他第一次走上榜一的女人。蓝绿色的和服,随风飘然的振袖,最初的回忆。


彼岸花前的玻璃碎裂,几个老玩家粉碎的心,粘起来了。


出生在小门附近的克克端详了这个熟悉的场景。他这辈子有三个家:山东的家,北京的家,红教堂。他激动地手微微颤抖,修机时脱手就是一个炸。


我太难了!”


出生在大门危墙的猫子摸了摸久违的电机。他眨了下眼,世界只剩心跳。穿着和服的美人飞了过来。


皮皮控制着红蝶熟练地bug飞。布满皱纹的手在屏幕上飞快地滑着,宛若从来没有老去过。他将手机屏幕当做光头,像对待植发工作一样认真对待这次练手。(前情提要:第一章提到皮皮是植发师)红蝶大半个身子都过来了,发梢还在墙里。猫子按了一下盯红蝶的按钮,成功打断飞,红蝶缩回墙后面去了。


“这么多年过去了。。。拉回还这么严重。” 不知不觉,CD好了,皮皮骗了他一瓶香水。


振袖在空中飘着,好似鸟儿的翅膀。美人像时,她哼着《樱花》。每年,樱花绽放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不到。樱花开了,粉色的一大片。最美的时候,是樱花飘落之时,也是樱花最后的时刻。绿叶重回枝头,樱花便化作肥料。红蝶就是朵樱花吧,绽放的时间那么短,美好的记忆却能停留五十年。“我们也是樱花吧。这个行业,如此短暂,而一生如此漫长”。皮皮感慨到,鼻子不禁有些酸酸的。


他熟悉地出刀,对准调香师,后撤防蛇皮走位。调香倒地,头上的星星参北斗哇。


猫子拍了拍手。“四十多年没玩了,我猫碧萝溜的还牛x的吧?”

“什么牛x,我第一台才修50%呢。你这叫牛x”

😵克克将双手比成x,在双眼上停留片刻,吐舌。

“你传过来抓我。”

皮皮屏幕的右上方位是一个耳朵。

“糟了糟了,我太兴奋了,技能没换掉聆听。”


三人笑得像他们年轻了50岁一样。“盒盒盒盒盒盒”、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的笑声惊动了枝头鸟。笑着笑着,五十年前那些日子回到脑海中,眼睛就湿润了。他们偷偷将头转过去,尝试擦下眼睛。不料,大夏天的,谁会穿长袖?。


红蝶又变回美人像,朝着小门走去。远远看见克克,他飞了过去。不料,克克老谋深算,演绎了刹那接板。看着红蝶的“排山倒海”式眩晕,皮皮又笑了。他闭上眼,泪水夺眶而出,仰起头,用手背擦去。

“臣卜木曹,我把皮皮砸哭了。”克克大叫到,与此同时,他轻轻拍了拍皮皮的背。

“小声点,我这么一大把年纪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
他们在板区兜兜转转,跳着少年时期的二人转。二人击了个掌,那种能让一身老骨头震一下的掌。


最后,魔术师没了两只筷子,调香师没了碧萝牌花露水,红蝶没了头,世界上却多了三个返老还童的人。


艳阳西沉。落日的余晖是红色的,人们的心情是彩色的。



第五章预告:《伟大的肝》


人物预告:Gr全员 + 官方工作人员 + 沐木 + 不愿透露姓名的粉丝

黄浦江是千万航道的中转,也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,可见多年环境整治的效果。正值盛夏,江边茶馆里做着一个一个乘凉的人。一位老妪坐在玻璃窗边,品着乌龙茶,欣赏着来来往往的船只和行人。江边,行走着一好些老人。

    一位老妪拄着拐杖,也在欣赏风景。突然,她用苍老的手掏出手机,眯起眼,看了一眼,手机就滑地上了。她使出全身力气,像疯狗一般跳了起来。此时此刻,喝茶的老妪手机“叮”了一声。她用的是新式老花镜,手机上收到的消息会弹到眼前。该消息来自软件:虎牙直播。


各位读者,敬请期待!


重逢,Gr,2069

这是一个连载的沙雕文集,每一章都会重逢一个队员,第七章可召唤葫芦小金刚(划掉)。


第一章    一根发丝牵起的回忆

海风吹过温州大街小巷。夏天到来了。台风“踏马德”如红蝶的指甲刀一般,完好无损地绕过了这座城市。


一位头发浓密的七旬老人打开了门,面对着橘红色的朝阳,头上隐约有些白色的发丝。院里绿油油的一片,花椰菜与西瓜长得正旺盛。他望了一眼天空,硕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嘴角微微上扬,不知是在欣赏着油画般的景色,还是庆幸自己多活了一天。他弯下老腰,摘了一个全熟的瓜。


他抱着瓜进门,熟练地劈成两半,在每一半里插入一只铁勺。老伴刚做完早饭。她解下围裙,尝了一口新鲜的西瓜。“阿瓜,你种的瓜真好吃!”她微笑着又吃了一口。


早饭吃完了,老伴也送到单位了,他便赶到公交车站。站前的井盖底下突然钻出两个工人。老人年轻时落下了后遗症,以为那是个来偷人的鸡丝儿,被吓了一跳。随后,他无聊地听着二人讲话。“你知道王师傅退休了吗?那个修好了fú lán(湖南)所有地道的蓝银!” “不晓得…哎,不知下一个总工程师能不能在职业生涯中0事故带领我们。他带着我们挖地道就贼稳。人也好,退休了还送我们一人一个哆啦A梦的胸针。”


哆啦A梦?挖地道?贼稳?他想起多年前的一些人,一些事。“我是真的老了,净想些无聊的。”


他上了通往市中心的666号车,如往常一样的挤。车上,有两个学生正在玩Minecraft(我的世界)。“世上没有什么是经久不衰的,除了《欢乐斗地主》和《我的世界》。” 他叹了一口气。


到了诊所,他穿上白大褂,贴上“陈主任”的标签,带好口罩,在手术室里等着那天第一个客户。这是他最后一天上班了。退休就在眼前,他不禁回忆起第一天踏入诊所的青涩。由于当年在赛场上大杀四方,他心灵手巧,很快地学会了第二份饭碗:植发术。一头乌黑的头发,几十年如一日地为植发诊所宣传。


一位面色惨白,有些微胖的男子坐上了手术椅。他脱下了蓝色的兜帽,露出发耳朵后面的发际线。若不是个人资料填的72岁和不忍直视的发际线,他看起来只有四五十岁。陈主任熟练地打麻药,移植毛囊,移植发丝。一小时后,客户的发际线变回了原样,甚至比他年轻时还往前。客户醒了。他欣喜地摸了摸头发,看了看主任。主任与他对视,神情有些委屈,好像在说:“我不是,我没有,谁给你植发了?”


“谢谢陈大 fuō。”他的声音很低沉。为什么那么熟悉?陈主任端详了一下这位客户。“我 zī 前见过您吗?”他小声地问道。


“哦对,好像….对不起。。。我 nǎo 糊涂了。”客户大声说道。


当年,最大的麦里传出的声音回荡在陈主任耳边。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声音,虽然苍老了许多。“蓝胖子,你怎么真的变成胖子了?” 几十年未见面,羸弱社交的他竟问了如此尴尬的问题。


“你怎么头发那么多?”比尬,这是一场没有输赢的战争。


这是他当年的好兄弟,好队长。他们与另外五个人一起,在一个小小的庄园里创造了一个个大大的奇迹。若没有他们的庄园是一个火柴,有了他们,便是一片花火。


他回忆道,不知什么时候,他桌上的塑料逐渐变成一盒盒护肝片;不知什么时候,庄园里一个个滑的像泥鳅一样的求生者变成了呆头呆脑的人机。他们果断离开了庄园,奇迹变成了记忆。


“皮皮,我终于知道你的头发是哪里来的了!”蓝胖子大笑道。


虽然岁月是把杀猪刀,但皮皮的头发每一根都是真的。


沉默片刻,皮皮问道:“你为什么跑温州来啦?”


“我先带领团队检查一下温州的地道,检查完毕就退休了。正好有人给我推荐这家植发诊所。”


“欸,你还真是个挖地道的!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!走,带你去吃温州特产,皮皮虾!”



第二章预告:《定情信物》


“孙子,作业写完了没,七点了,快去打排位!” 一位白头老人坐在台阶上说道。哈士奇听到这洪亮的声音,直往老人身上窜。“不许动。”


一个国字脸的小学生走到电脑桌前。“你给我练手搓。” 孙子听话地掏出手机,打开D5,拿出祖传的小丑。zing。他拉了一个无限锯,在女神像板区套路并震慑了一个机械师。“好样的,这才是我的孙子!”

爱丽笑醒了。